细说《水浒传》中的梁山好汉中到底有没有英雄?
2019-03-15 08:08:43  来源:NET1640

导读:《水浒传》写了梁山上的好汉,聚众结义,最后凑齐了一百零八个,正好是天罡地煞之数。这些人,有的人称之为一百零八将,有的人称之为一百零八条好汉。这两种说法争议不大,众将中虽然有不能跨马挥刀之人,但皇帝招安他们去征辽国,打方腊,一众都上了前线,称之为将没有问题。英雄可以称为好汉,绿林强盗也可以称为好汉,所以,统称他们为好汉也没有问题。

问题在于“英雄”。本来这不是个问题,施耐庵在写这本书的时候,就是把他们写成是英雄,比如第七十一回的题目就是《梁山泊英雄排座次》,把他们一个不落全部罗列在英雄行列。在过去的民间,人们也认可这个英雄,比如说根据《水浒传》改编的一些剧目、话本,都把他们称之为英雄。具体到一个人,比如说那个武松,人们说起来都是“英雄武二郎”、“打虎英雄”,民间谁不把他当作英雄看待!

只是近来有问题了,这些人杀人越货,聚众抢劫,哪一个获取的都是正义之财?有多少人手上不是沾着血?他们能称得上是英雄吗?更有甚者,有关评论《水浒传》的文章,只要出现“英雄”两个字,就必定会招致非议,诘难一下还是好的,臭骂一顿也是不商量。对于一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,本来不算什么,对于一部历史名著(是不是“四大名著”不在此讨论)有各自的解读也属正常,但对于一部书前后反差如此之大,却的确是个问题。那么,梁山好汉当中到底有没有英雄呢?

要说明白这个问题,首先要弄明白英雄的标准是什么?大概有这样一些解释:见识、才能或者作为非凡的人;才能、勇武过人的人;为国家和人民不怕牺牲并做出过贡献的人。结合着《水浒传》中特定的条件和现代人的感受,我们还可以附加上一些条件,比如这个人不能够滥杀无辜、欺男霸女、获取不义之财等。当然,主件具备一条即可,附件具备一条即不可。按照这样的标准,让我们看看水浒传中有没有英雄。

晁盖

晁盖是郓城县东溪村的保正,家境富裕,但是他却仗义疏财,爱结交好汉,还善于资助人。他力大无穷,两个村曾经为镇压水鬼凿了一座宝塔,他独自一人把宝塔从西村搬到东村,因此得了一个“托塔天王”的名号。刘唐打听到河北大名府留守梁中书要给丈人蔡京过生日送礼,就是所谓的生辰纲,特意从东潞洲赶来,要把这套“富贵”送给他。刘唐在灵官庙里睡着了,被雷横捉住,因为天还早,雷横把他押到了晁盖庄子上。晁盖把刘唐救了下来,为此还搭上了十两银子。这件事情,从雷横来说有点儿滥用职权“吃、拿、卡、要”,仅仅看人家不像“良善君子”就把人捉了起来。而晁盖是了解雷横这种乱用权力以权谋私之人的,因此上他要出来看一看。最初,他不知道刘唐是来找自己的,这种事情他本可以不管。

刘唐说的这套富贵是生辰纲,当吴用、公孙胜来到后,几个人一商量,晁盖马上决定把它夺过来。晁盖家里不缺钱,起码自己过的日子很惬意,但这是不义之财,应该把它夺过来,不能把它留在贪官污吏手里供其挥霍。虽然说,晁盖夺取生辰纲有其他原因,得手后也没有分给老百姓,但这种不让贪官污吏为所欲为的行为,的确值得当时的人们所称道,这也是他上梁山后被林冲拥戴的原因之一。劫取生辰纲事发,东溪村住不得了。在安排逃离庄子时,晁盖让武功好的刘唐和吴用先走,他自己则选择了断后,也这是把危险留给了自己。当他从后门里杀出来的时候,大喊一声:“当吾者死”。那是何等的气魄!当追捕的官军追到石碣村的时候,晁盖再一次安排刘唐、吴用先走,而这时候,前来追捕的是济州来的官军,不再是朱仝、雷横。

打劫生辰纲,面对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杨志和押运士兵,晁盖只是一走了之,并没有杀死他们,这要是换了其他任何一个打劫者,会这样做吗?晁盖当上梁山寨主后打过一次劫,也许这是他作为英雄被人诟病的地方。这可能是过去的习惯,晁盖刚上山不便于立刻改变,也或者是为了梁山这一千来号人(原来有七八百人,打黄安活捉一二百人;后来发展到三五千人)的生存需要。但是,晁盖只劫财物,反复交代,“切不可伤害客商性命”,打劫成功,还要再问一句:“不曾杀人吗?”有几个绿林好汉能做到这样?这样的人算不上英雄吗?

鲁智深

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,那叫一个痛快。且不说郑屠该死不该死,就凭他霸占金翠莲这个恶行,就该打!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,鲁智深给了她盘缠,等他走远了再去找郑屠算账,真是一个胆大心细的见义勇为者。鲁智深是可以不用出家当和尚的,别的人出了事情可以到老种经略相公处安身,鲁智深更方便,让小种经略相公“递个条子”就行。但鲁智深不愿意连累人,选择的是出逃。

在东京大相国寺,鲁智深有两件事情值得一提:驯服众泼皮和救林冲。东京大相国寺有一处菜园子,有那么二三十个泼皮,靠着偷盗这菜园子里的蔬菜“养身”。他们本想趁着鲁智深初来乍到给他一点儿厉害,让他日后不敢管,却不想被鲁智深识破。菜园子里有棵垂杨柳,鲁智深把它拔了出来,彻底的把众泼皮制服了。好汉当中论力气,有几个人让人印象深刻,晁盖移塔算一个,武松举石墩算一个,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也是个大力士行为。鲁智深没有杀人,凭着这个拔树行为镇住了这些泼皮,东京城里因此少了好些个“牛二”,普通市民也因此多了一些清净。鲁智深也杀过人,可是,被鲁智深杀死的人有好人吗?

林冲被当朝太尉高俅陷害,野猪林里,两个押送公人要结果林冲性命,被鲁智深救下。两公人问鲁智深是哪个寺里的,鲁智深说,你们问我的住处,是要告诉高俅吗?“别人怕他,俺不怕他。洒家若撞见那厮,叫他吃三百禅杖”!这话还真不是随便说说,西华州的那个贺太守,鲁智深就准备去刺杀他。一个当朝殿帅府太尉,皇帝的心腹,鲁智深敢给他“三百禅杖”吃吃,这是何等的英雄!

林冲

林冲被高俅陷害,发配沧州,但高俅一定要害死他方肯罢休。因此上,他又派了陆谦和福安到沧州,勾结牢营差拨谋害林冲。天缘凑巧,夜里大雪,草厅被大雪压倒,林冲耐不过寒冷,只好到古庙里暂避一时。在庙里,林冲知道了高俅派他们前来的罪恶目的,冲出庙门,将三个贼人全部杀死。差拨、陆谦、福安都是为虎作伥的极恶之人,全部杀了他们,体现了除恶务尽的英雄义举,值得称道。

林冲两次改变了梁山泊的境况。王伦时期,梁山虽然没有被官军剿灭,得益于梁山泊四面环水这个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。王伦只打劫过路客商,不和官府正面冲突,也有点儿不被官府所重视。梁山真正让官兵“不敢正眼儿看”,是在林冲上山之后。过去,一般的百姓可能会对他们害怕,但像阮氏兄弟这样的好汉,就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。林冲上山后不同了,阮氏兄弟打鱼都不敢靠近泊子里了。打仗除了看将领的武艺,还要看士兵的整体作战能力。林冲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,他的到来,无疑会使士兵(小喽啰)的训练水平上一个台阶。另一次就是扶持晁盖当上山寨之主,其意义不用多说。

林冲成为英雄的障碍在于有点儿欺软怕硬。“证据”是:高衙内欺负他的娘子,他举拳就打,看清了是谁,那手就软了;在逃跑路上,经过柴进的庄子,抢了人家的酒喝,还把几个庄客打了。这前一种情况,重点在于说明高俅之恶。假如林冲像鲁智深一样,三拳把高衙内打死,或者是打成重伤,林冲死或者流放,还能体现高俅之恶吗?后一种毛病,只能是林冲作为一个普通人身上的毛病。或者说,我们不能指望一个人一点儿毛病都没有,哪怕他是个英雄。武松就不说了,说他是英雄有人骂你,说他不是英雄立马会有更多的人骂你。本人有一篇博文,《古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武松》,是不是英雄暂且不论,只要我们喜欢,或者是有理由不喜欢就好。

这和我们题目讨论的问题是一致的,梁山好汉中到底有没有英雄?古今人们所处的环境不同,价值取向也不同,因此对英雄的看法也会有所不同。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只要我们对梁山泊存在的意义看法趋于一致,这梁山上有没有英雄的问题也就解决了。实际上,只要分析问题不脱离事件的历史环境,判断问题本着“求大同存小异”的原则,有些问题还是能够趋于一致的。比如说那个李逵,壮则壮哉,恐怕只有李鬼才会去效仿他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