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密:伍子胥为什么能为一直食言的吴王持续效力
2019-03-15 05:07:14  来源:NET1640

伍子胥在吴国已经苦苦煎熬了八年。如今,他还没能实施报仇计划,两个令他恨之入骨的大仇人楚平王和费无忌却已经死去,永远地断绝了他的复仇希望。

伍子胥万念俱灰,觉得自己的存在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。但他还是忘不了父兄的鲜血与期许。他不仅没能让楚国人寝食难安,甚至连他们的一根寒毛也没伤到。而且,为了借助吴国之力报仇雪恨,他已经付出了太多,改变了太多。

就在这时,春风得意的阖闾来了,要伍子胥帮助他谋划国政。好不容易坐到了这个朝思暮想的吴王的位子上,阖闾正打算着大干一场呢。

伍子胥神情漠然道:“我不过是楚国的一个逃犯,连自己何去何从都还没谋划好呢,哪里能帮助大王您参划呢?”

阖闾顿时明白了伍子胥话中的怨恨之意。

从阖闾的角度来看,他初登王位,立足未稳,国事未定,如果现在贸然举吴国之力来为伍子胥报仇,风险实在太大。弄不好轻则丢了王位,重则丢了性命。所以,他只能装聋作哑,将此事押后再议。这说明,阖闾确实是一个成熟而敏锐的政治家。但要这样做,也需要有足够强大的神经来抵御互惠回报的驱动倾向,否则他就很难心安理得地对伍子胥不予回报,却又要求他奉献心力。

解密:伍子胥为什么能为一直食言的吴王持续效力

阖闾心念电转,立即说:“吴国谋臣,没有一个能力强过你的,你千万不要推托。等到国事稍定,寡人一定为你报仇。你想怎样报仇,就怎样报仇。”

这等于给了伍子胥一个明确的承诺。

不过,老奸巨猾的阖闾还是为这个承诺留下了一个活口子,这就是“等到国事稍定”六个字。为了这六个字,伍子胥的复仇行动还要等上整整八年的时光。但这漫长的等待也加重了阖闾必须回报的歉疚之意。这就使得“你想怎样报仇,就怎样报仇”成为牢不可破的金诺!

但是,此刻的伍子胥还会不会被阖闾的甜言蜜语说服,继续为他卖命呢?

如果你懂得“投入陷阱”这样一种心理机制的话,就不难得出答案。

在一项心理学研究中,60位剧院的老顾客到售票窗口购买俄亥俄大学剧院的季票。在他们并不知情的情况下,他们随机买到了三类不同的票。一类是普通的15美元的季票。一类是打了2美元折扣的季票。还有一类是打了7美元折扣的季票。通过统计,心理学家们发现,那些买了全额季票的顾客比那些买了折扣季票的顾客(不论折扣的幅度如何)观看演出的次数要多得多。而那些拥有折扣的顾客,却更容易倾向于放弃某些演出。

投入是不可逆转的。你只要投入了一点,就会投入得更多。这就是心理学中经典的“投入陷阱”。

吴国和阖闾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陷阱,让伍子胥无可抑制地追加投入。否则,他此前的判断与选择都将被证明是无可挽回的错误。伍子胥只能寄希望,再投入更多,以便得到相应的,甚至是翻倍的回报。

于是,伍子胥问道:“大王,您想图谋的是什么呢?”

阖闾说:“我们国家啊,地处偏僻,险阻卑湿,又有海潮之患。仓库不设,田畴不垦。国无守御,民无固志。无以威示邻国,你说该怎么办呢?”(言下之意:这样的一个国家,如果不让他强大起来,怎么来帮你报仇呢?)

伍子胥想了想楚国的情形,说:“要建立霸主之业,必须以近制远,我们必须首先建一座大都城,设守备,实仓廪,治兵革。使内有可守,而外可以应敌。”

阖闾一听,这个主意不错,说:“好,你就替寡人把这事给办了吧。”

伍子胥报仇不成,倒成了建筑工了。但深陷“投入陷阱”的他,还能有什么退路呢?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