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齐国兴盛起来的辩论家:讽齐王纳谏的邹忌
2019-03-15 04:12:26  来源:NET1640

公元前356年,齐威王刚刚继承了王位,就沉醉于声色犬马,不理国事。九年之间,韩、魏、鲁、赵等国都先后起兵扰乱过齐国边境,内忧外患很严重,眼看齐国一天天衰弱下来,有亡国的危险。

一天,有个读书人来到宫门前向守卫人员说:“我是齐国人,姓邹名忌,我善弹琴,听说威王好音乐,特来献技。”守门人通禀后,威王同意召见,赐坐,在座前放着一张琴几,几上放着一把七弦琴,就让邹忌弹奏。邹忌用手摸了摸了琴弦,许久不弹,威王问道:“先生不是善弹琴吗?寡人愿听雅奏,可现在你为什么只摸琴弦而不弹呢?是嫌琴不佳吗?还是你瞧不起我,对我有什么意见?”邹忌把琴往前推了推,很严肃地说:“我是研究琴理的,至于弹琴么,这是乐工们的事。当然我也会弹琴,但我弹的琴大王也未必愿听。”威王说:“你既知琴理,能否给我讲讲?”邹忌说:“琴者,禁也。禁淫邪,让人走上正道。古时伏羲造琴,长三尺六寸六分,象征一年三百六十六天。宽六寸,象征六合(东南西北上下)。前宽后窄,象征尊卑。上圆下方,好比天圆地方。五根弦,象征五行金木水火土。大弦为君,小弦为臣。琴音有缓急,这意味着清浊:浊是宽而宏,这好比是君王的性格;清是廉而不乱,这是为臣应有的作风。五根弦,依次分为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王音。后来周文王和周武王各加了一根弦,文王加的弦谓少宫,武王加的弦为少商,这好比君对臣的恩惠,君臣相得,政令和谐,这就是治国之道。”威王说:“你讲得很好,先生既知琴理,对琴音也一定有研究,请你快给寡人弹奏一曲!”邹忌说:“臣是研究琴的,大王是治理国家大事的。今天,大王懂国家大事,而不治理国家,这和我懂琴不弹琴有什么两样?我懂琴,在大王面前不弹使您不高兴,大王是一国之君,国家治理不好,恐怕全国老百姓也会不满意的。”

两人对话至此,威王思想很受震动,很严肃地说:“先生以琴向寡人进谏,使我茅塞顿开。”威王便让邹忌住进了国宾馆。

让齐国兴盛起来的辩论家:讽齐王纳谏的邹忌

第二天,威王沐浴之后,穿上接待贵宾的服装,把邹忌请来,正式谈论国家政事。邹忌首先劝谏威王少喝酒,不要贪色,把朝里的上下官员加以审查,分出忠奸,然后予以黜留奖惩。千方百计让老百姓能安居乐业,充实军备,逐渐建起霸业……威王越听越高兴,即拜邹忌为相国。

当时齐国有个善辩的人叫淳于髡,他见邹忌唾手而得相印,有点眼红,心中不服。于是,带了几名徒弟去找邹忌。邹忌恭恭敬敬地接待,而淳于髡非常傲慢,一进门便在上座坐下,也不道寒喧,开口就不客气地说:“邹忌,我对你当这个相国有点看法,不知我可不可以说?”邹忌说:“愿听高见!”淳于髡说:“子不离母,妇不离夫。”邹忌说:“我懂你的意思,我的心身时时不离国君。”淳于髡又说:“以酸枣木做车轮,再涂上猪油非常滑,但是,如果把它放进四方孔里,运转就很费力。”邹忌说:“我懂你的意思,我不敢违背民情。”淳于髡又说:“用膘胶粘的东西,虽然牢固,但有时也要脱胶裂缝;很多小河流汇在一起就成了江海。”邹忌说:“我懂你的意思,我不敢不亲附老百姓,我一定听民众意见,为民众办事。”淳于髡又说:“孤裘皮袄,虽然破败了,也不能用黄狗皮补缀。”邹忌说:“我懂你的意思,我一定选贤任能,不录庸才。”淳于髡又说:“木匠不量准尺寸就造车,这车一上路,就会散架;再好的乐师,如果不调准琴弦,也弹不出好的音律。”邹忌说:“我懂你的意思,应该严肃法纪,惩治奸佞。”

两人对话至此,淳于髡不再提问题了,给邹忌又作揖又磕头,然后告辞。

出了邹忌家大门,淳于髡的徒弟就问:“老师,你刚见到相国时,为什么无礼而傲慢,你们谈话之后,您对他又非常谦虚,这是为什么?”淳于髡说:“我给他提出五个比喻问题,他都能理解,而且答复非常贴切,这是位非常有才华的人,我不如他。”

邹忌不仅善于鼓琴,而且从琴理中悟出治国之道,辅佐齐威王,把齐国治理得非常强盛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